壹陆 | 一月五号

星期二
天气:晴

  中午我放学,和夏强侠走路上,突然被人拍了肩膀。我有些预感到是谁,我回头看是黄雪情,她好像刚跑了步,气喘吁吁的说,我追了你一路。我问为什么要追我一路?心里闪过急支糖浆的梗,但觉得俗气。就听她说哦,因为感觉很久没看到你了。我心里高兴,形于动作,拉着她要请她去喝热巧克力。她指着后面说还有两个人呢。我说别,就我们俩去,我兜里没钱了。她说啊,不会吧,就两个。我有点后悔说了这个蹩脚的借口。我拉着她作势要带她去,僵持了一会,松了手。她说下次吧。我说好,下次记得还追我一路。她哈哈直笑。
  后来我觉得我怪笨的,为什么就不理直气壮一点,为什么要掩饰真正的想法,是因为只想和她两个人一起喝热巧克力,所以才说要和她两个人一起去喝热巧克力的。或是和她说下次换我追她一路也可以。不过想了一会,我又想明白了,她有男朋友了嘛。这些忽明忽暗不清晰的小情绪还是不要挑明白更好,这样子的气氛总好过背过脸尴尬的气氛。这大概也是我不敢穿上盔甲大干一场的主要原因了吧。
  晚上看了《重庆森林》,电影的色调和剧情都让人很舒服,看完了以后,似乎被治愈到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