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陆 | 一月三号

星期天
天气:晴

  尽管这本本子很丑,但我仍旧决定用它做我2016的一个伊始。我希望今年能像这本本子一样,尽管开头不怎么好,但后面能很精彩。
  今天是元旦假期最后一天了。早上八点钟,我就被妈妈催着起床,我赖着不起一会,想想除了起床以外,其他的行为对今天要去学校都帮不上忙,就穿衣服洗头吃年糕,坐上妈妈的车去了火车站。
  虽然我是站票,但车上空着好多位置,我在一个中年妇女旁边坐下,过了一会,又来了一对情侣,分别坐在我们旁边,女的噘着嘴说,最讨厌这样了,被人占座,每次都这样,真讨厌。因为她撒娇和不满的语气,我抬头看了她一眼,像月球表面的脸。我掏出耳机,戴上,决定彻底和他们的谈话隔绝。
  在火车上断断续续的看《放学后》,我有些疲倦,集中不了注意力,想睡过去,但害怕到下一站这个位置的主人上车把我叫醒,让我走远。我强撑着眼,看窗外山高水远。
  到了某一站,终于有人来了,我往里面,又有空位置。我坐下,对面有个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,左边过道过去也有个抱着小孩的青年妇女,对面还有一个一中的同学,打过招呼,寒暄几句,各玩各的。
  我坐位置上,看着两个小孩从互不相识到打成一片,对面的小孩还不擅长走路,扶着我的腿走来走去,中间她吃了一颗糖,用手把糖扣出来,又塞进嘴里,沾满口水的手又在找我的大腿,我急忙放到另一边,躲闪成功,松了一口气。发现左边位置上一个女的狭促的冲我笑。哈,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  下车的时候,我和一中的同学彼此都迫于无奈选择了和对方一起回学校。
  在公交车上,我碰见了两个同班同学,人多,车上没位置,在某一站停靠的时候,我前面的一个男的“唰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走到我后面,我感觉他并不是下车。我的一个同学“呼”的一下就要向那个位置扑。我拍她手臂说,他是给老人家让座。说完,她让开,看见两个老人刚投完币,走了过来。她有些不好意思,我以为他要下车。我冲她笑笑,示意没什么。我心里在想,我怎么刚一下子那么细心,注意起了陌生人的细节。
  后来我们都有位置坐,她坐我旁边,冲我直笑。我摸不着头脑,问怎么了,她捂着嘴说她发现我和她一个同学长得好像。她抬起手就给我拍了张照,我没来得及反应,让她给我看看照片。我嫌丑让她删掉,她给我看他同学的照片。“他比我黑那么多?!”“好吧,是有点,不过你们的眼神表情真的很像~”。什么嘛,那是你根本不了解我,没看过我风流潇洒放荡不羁,倜傥的一面。我在心里这样说。
  回到学校,我和肖冠中一起下楼吃了饭,上楼打游戏,室友们陆陆续续来了。
  之后收到陈玉娟消息,她让我去拿武汉土特产。我心里突然涌出一种很柔软的情绪,化为实际想法是想抱她一下。我不知道什么原因,是久别重逢真情流露,还是久旱甘露寂寞使然。我并没有认真的剖析自己下去,总之被人惦记着的感觉真好,因此我想快点见到她。
  我下楼,走在路上,我看见放假前我向其中一个女孩子要QQ号的那帮人了,一个有些友好的人带着一点我不明含义的笑意躲开了我,而当事人,那个女孩,倒是云淡风轻从我身边走过。
  见了面。陈玉娟和我说了一些关于去西藏的话,我说那么麻烦,干脆举个“去西藏”的牌子站在马路边,一路搭顺风车去西藏。后来又说到什么时候放假,要计划好买车票回家。她说不着急要是没票就走路回去。我说那么麻烦,干脆举个“去广丰”的牌子站在马路边,一路搭顺风车回家。她旁边一直沉默的女同学也笑了起来。我们的心情都很愉快。她和她同学打招呼,让她回去,她要再陪我走一段路。但到了分叉口,她就让我走了。我问为什么不送我到男寝门口。她说太远了。事后我想,其实我也可以送她到女寝门口的,反正也不远。
  回寝室,我买了啤酒,和室友一起吃了她给我带的武汉特产鸭爪,脑袋有些晕。因为之前的事,和杨琪打了电话,说了前几天她失踪好多人找他差点因此报警的事。和刘萍打了电话,说了元旦没打电话给她的歉意,和我已经搞定了蛋糕店订蛋糕的事,和一些甜言蜜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