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叁 | 八月二十三号

  今天的某个时刻,我想起了自己现在这个尴尬的年龄,17岁。卖萌嫌老,成熟嫌小。似乎还不适应周围的游戏规则,被许多事搅得烂七八糟。许多时候又自作聪明,以为游刃有余,方才过去的窘迫忘得一干二净,转身飞蛾扑火几场空口爱情。我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无所畏惧,就像打一场有无数复活币的游戏。我用生命累积怒气值,乱丢刷屏大招,所有人都将对我顽强的生命力充满敬畏。 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时常被我当做逆境中奋勇向前的信仰。
  在家一天,没有出去,晚上和妈妈大吵一架。我觉得吵架这种事错误通常在第一个身上,而我通常属于被动攻击,所以大部分发生在我身上的骂战,我都是正义的。
  和同学互发了会消息。吃了汉堡,又玩到4点睡觉。